疯狂|风口上的社区团购,疯狂的“团长制造机”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时代周报”(ID:timeweekly),作者:郭梓昊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张良一路把“仗”打到了福建东部的寿宁县。他是某大型社区团购平台的BD(商务拓展),在这场激烈厮杀已近乎于肉搏的社区团购大战中,张良的任务始终只有一个:发展更多的团长。
这一天,寿宁急遽降温至3℃。张良没有出门,和团队里的另外4个年轻人窝在临时租下的小屋里,聊天取暖。他们的上一个战场是厦门,完全没料到冬天还会冷成这样。白天还好,即便没有棉服,还能追着太阳晒晒;晚上尤其难熬,四层薄被摞起来盖都不顶事,被窝怎么睡都不暖。
张良想念四季温暖的海南岛。在成为社区团购BD前,他是岛上卖鱼干的中年小贩,守着妻儿,发不了横财但衣食无忧。年初疫情暴发,海产品销售无门。为谋生,张良当起了社区团购的团长,每天傍晚收集各家住户的买菜需求,清晨出车到批发菜市场采购。
不做不知道,省去经销、运输等中间环节,生鲜产品的利润差往往能到15%—30%之多。但时间一长,运输配送、找老板砍价让张良感到疲惫,他转行成了BD。
作为中年人,39岁的张良没想过,有一天还能走出海南岛。生活的节奏一下子被打破,未来拥有无限可能。他也无暇考虑,现在的自己究竟是追风的人,还是被风推着,不由自主地一往无前。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0年,社区团购市场发展迅猛,市场规模预计将达720亿元。到2022年,则有望达到千亿级别。一时间,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入局、圈地扩张:从团长到BD再供应链、物流,补贴烧钱之势凶猛。据公开融资信息统计,今年,国内社区团购平台的整体融资规模,已经突破百亿。
一切都发生得太快。
“拿下这座小县城!” 12月5日下午,顶着寒风,30位当地人涌向寿宁县聚得乐酒店8楼大厅。他们的年龄在30至50岁之间,主要身份就两种:附近便利店、快递点的老板,小区赋闲在家带娃的宝妈。
这群人衣着朴素,稀稀落落地散坐在宴会大厅里,主办方因此要求人群集中到前面“取取暖”。台上,主持人正在讲解什么是社区团购,掷地有声,情绪高昂:“所谓的社区团购,是指在真实社区设立团长,居民们通过在APP或者微信群下单,第二天团长送货上门,或由消费者到团长处自提。货物以生鲜为主,价格比市面上便宜不少。”
一个半小时授课完毕,30位互不相识的人有了一个共同的称谓:团长。即便在这一个半小时里,大部分人都在低头玩手机,一位农妇甚至自顾自打起电话来。
张良不在乎。一个月前,他和BD团队里的另外4个年轻人离开社区团购的主战场厦门,来到几百公里外的寿宁县,目的只有一个:“拿下这座小县城!”